僅三成觀衆支持,翻拍為何還要前“撲”後繼?

2018-12-20 10:26:53來源:新京報

  《澀女郎》、《金粉世家》等立項,2018年翻拍劇目44部,新京報專訪業内人士,揭秘“舊瓶裝新酒”是投機還是搞創作
  僅三成觀衆支持,翻拍為何還要前“撲”後繼?

新版《流星花園》推出新F4,在當時掀起過一陣熱議。

 

《金粉世家》

 

《粉紅女郎》

 

《王子變青蛙》

 

結婚狂

 

哈妹

  如今,“翻拍”已成為“IP”之後又一流行詞彙。曾有數據統計,僅2018年立項的翻拍作品就有44部,《天國的嫁衣》《王子變青蛙》《金粉世家》《澀女郎》等多部曾經創造過極大社會影響的作品均單上有名,《射雕英雄傳》《倚天屠龍記》等金庸小說更是時隔幾年便有新作推出。

  相較市場對翻拍的熱衷,觀衆卻似乎對翻拍不感冒。新京報記者通過對414位觀衆的調查發現,隻有32.37%的網友支持翻拍,27.05%的網友明确不支持,而大部分觀衆均呈中立态度。不少觀衆糾結于,如今好看的電視劇少,一些經典作品确實值得再次被大家關注,然而所謂“一部劇真正成為經典,正是它被翻拍之後”,大量翻拍電視劇的撲街,讓觀衆也擔憂自己的“寶藏回憶”被翻拍完全颠覆。

  為何翻拍劇會如雨後春筍般層出不窮?到底什麼樣的題材适合翻拍?翻拍是否是創作?為此,新京報記者專訪多位業内人士和劇評人,揭秘翻拍劇的困境和突破。

  原 因

  原創能力不足

  目前市場中大多翻拍劇,除金庸的文學經典以外,便是選擇了10-20年以前,曾有過巨大影響,進而形成IP的原創影視作品。今年在青春情感題材上尤甚,例如《王子變青蛙》《紅蘋果樂園》《将愛情進行到底》等作品均被市場看中。此類作品的屬性和網文IP同理:已有大量的觀衆基礎、内容得到了觀衆認可、時至今日仍被不少觀衆熟記。對出品方而言,無論是話題度還是賣片銷售上,翻拍的風險都比原創作品更低,這是翻拍風靡的主要原因。一位不願具名的平台買片人向記者透露,翻拍劇的話題熱度讓其天然帶有流量,且内容經過市場驗證,因此确實比較容易得到平台的關注。

  但在業内人士看來,大量都市翻拍劇的出現,就像良莠不齊的IP湧入,實質上都是原創能力不足的表現。例如《你好,舊時光》《忽而今夏》等劇的熱播,讓市場處于青春劇、都市情感劇的風口。觀衆對該類型有大量需求,但出品方對自己原創能力不自信,因此經典作品的“拿來主義”會降低創作難度和風險,“從受衆到平台,翻拍作品對他們而言都沒有陌生的感覺,比原創劇本更容易接受。這是題材上面的保守主義。”在制片人梁振華看來,用翻拍來規避市場競争,以掙快錢,是不少出品方的思路。因為大部分翻拍并不是以原創的思路去證明作品的價值,而是機械地把過去觀衆消費過的情節,稍加改編就進入市場,更多是在消費話題。“不管觀衆怎麼質疑,大部分人還是會關注這個作品。即使拍完之後有人質疑,但肯定會有很多話題。對平台來說,這種IP的影響力肯定也會吸引到觀衆。”據悉目前關于《王子變青蛙》翻拍的話題有1億閱讀,關于《天國的嫁衣》翻拍的話題突破2億。

  經典IP助推新人演員

  除了降低市場準入風險,翻拍也方便年輕的影視公司推出新人。例如柴智屏為新版《流星花園》選出的新F4王鶴棣、官鴻、梁靖康、吳希澤,便因這部有百萬粉絲的電視IP一夜爆紅。雖然劇集播完後,四人并未像周渝民、言承旭等人一樣,以F4的名義一直活動,但卻在市場中炙手可熱。不少主打練習生的經紀公司也開始涉足偶像劇翻拍,例如新版《薰衣草》出品方是北京樂華圓娛公司,即範丞丞、朱正廷、孟美岐等人所在的樂華娛樂。

  制片人李楠(化名)坦言,不少出品方或者經紀公司都在近兩年招募了大量的演員練習生。對公司而言,自己的藝人首先性價比高,檔期好商議,且通過“老帶新”能夠盡快打出名氣。但數量的擴增令快速消化練習生資源成為難題。除了與知名藝人綁定以外,讓其主演擁有粉絲群體的IP便是最便捷的消費方式之一。“經典IP天然帶有關注度,無論口碑好不好,能夠快速捧紅明星是很多翻拍劇都驗證過的,就像新版黃蓉的飾演者李一桐和新版F4一樣。”

  風 險

  “原汁原味”反而不讨好

  翻拍蔚然成風,但翻拍是否真的是一條捷徑?在業内人士看來,翻拍的題材、内容,是首先需要考量的。今年立項的翻拍劇可分為兩種:一是有經典文學加持的作品,例如《金粉世家》和金庸所著的經典武俠文學等。還有一類便是以台灣偶像劇為首的都市IP劇,例如《王子變青蛙》《澀女郎》《命中注定我愛你》等。

  縱觀近兩年的翻拍作品,武俠IP翻拍仍有不少成功之作,例如李一桐版《射雕英雄傳》口碑不俗,新版《倚天屠龍記》僅預告片便引無數粉絲期待。但都市、偶像、言情IP,大多卻被冠上“嘩衆取寵”的标簽。例如今年柴智屏親自操刀翻拍的新版《流星花園》,雖然點擊量和微博話題很熱鬧,但豆瓣評分隻有3.2,不少網友吐槽劇情傻白甜、配音粗糙。《天國的嫁衣》宣布翻拍後,雖然劇情和原作差異不大,但仍有年輕觀衆坦言“率性女孩與富二代相愛相殺”的愛情故事早就過時了。

  到底什麼樣的題材适合翻拍?在梁振華看來,由于武俠、古裝、年代劇的劇情經過了時間洗禮,故事時效性較弱,因此即便現在拍,金庸小說、《金粉世家》等作品無論從情感支撐,到影像呈現、特效技術的升級,都不難賦予新的表達。“隻要創作者能保留經典原著的思想精髓、情節主線,還是很有可能得到觀衆喜愛的。沒有過大的時代審美差異。”

  但反觀都市、言情、偶像IP,大部分都帶有強烈的時代情感共鳴,翻拍的風險也會随着時代變化而提高。梁振華以上世紀90年代的電視劇《将愛情進行到底》舉例。當年該劇引起巨大轟動,正是因為觸動了70、80後的情感末梢;但如今的網生年代,觀劇主體是90後、00後的年輕人,如果把《将愛情進行到底》原汁原味翻拍,必然與當下年輕人的情感認知脫節,“就像瓊瑤的作品在當年風靡,正是因為生活艱難,她為觀衆造了一個很美的夢。但如今年輕觀衆都喜歡看具有強烈征服意味的‘大女主’戲了。因此想要符合現在觀衆的審美,必然要進行颠覆式的改編。但完全颠覆後,《将愛》還是《将愛》嗎?《還珠格格》還是《還珠格格》嗎?”梁振華坦言,如今年輕人愛看的是《緻我單純的小美好》《人不彪悍枉少年》這類更加生活流的青春劇,即便霸道總裁愛上灰姑娘的IP劇翻拍質量上乘,但如果真的“延續經典”,必然會與當代情感表達産生落差,很難再複制社會影響。

  新版電視劇《澀女郎》的編劇顧小白表示,他接下《澀女郎》改編工作,是認為這部漫畫有強烈的時代共性,具有再次翻新的價值,“這部作品寫出了大都市人的各種精神困境,有點瘋狂,甚至有點迷失。朱德庸當年的漫畫特别具有前瞻性,這四個主要人物放在不同年代,觀衆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,所以在當下完全有可以創新的可能性。”

  翻拍仍需創作力

  如何将一部經典IP通過二次創作,重新與時俱進,是創作者困惑的源頭。不少編劇都認為,大部分翻拍做得不好,正因其違背了創作規律,隻是機械性地複制。一位編劇坦言,很多編劇方在寫翻拍劇本時,都是重新捋順人物關系、将主要劇情保留、經典台詞也原封不動地複制。所謂創新,不過是讓人物背景更符合當下,擴容配角的戲份而已,“因為很多劇方擔心,颠覆太過頭,原劇粉絲不買單;不改編的話,劇情又顯得過時。所以機械性地複制是最保險的,不僅對編劇要求不高,還能夠打着‘還原’的旗号吸引觀衆。”

  梁振華也坦言,很多翻拍從實質上講很難歸為創作,大多都是在單純消費過去的内容,為新作制造話題,但喪失了和經典作品對話或緻敬的意義。“翻拍的趣味就在于,我們要用今天的時代,去看待過去的内容,并為它賦予全新的時代意義和影響力。古代經典翻拍,我們需要通過創作寫出當今年代對它的理解;時裝劇翻拍,也應該要有絕對把握,在某個領域和過去時代做得完全不同。”

  新《澀女郎》怎麼改?

  顧小白在改編《澀女郎》時便試圖采用新時代的對話方式,重新以新視角審視《澀女郎》中的四位都市女性和她們的愛情、婚姻觀。但他坦言,保持原本的特色,又能與當下結合,這樣的精準再創作,對編劇很有挑戰性,“如今跟《粉紅女郎》播出的時候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,即便時隔三年、五年,社會都完全不同,所以我們需要更符合當下年輕人的生活态度。比如以前的結婚狂,放現在她可能也是天天喊着結婚,但我們沒必要再質疑她了,因為這個年代很多美女也可能是結婚狂。所以我們要挖掘當代的結婚狂她想追尋什麼。比如哈妹,放在現在可能就是一個90後,甚至00後,她的屬性會帶有更多的夢幻色彩,她可能會玩cosplay,會打熱門遊戲。”顧小白坦言,以前看過《粉紅女郎》的觀衆,也許會認為新版有一些颠覆性,但實際上翻拍的作品需要看出日新月異,“我們希望讓它更合理地創新,或者說是在更符合目前時代環境的前提下,進行更準确地創新。”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赫